您的位置:首頁 > 法學研究 >
快遞員多次取走快遞包裹里的財物如何定性
www.gzppmd.live 】 【 2019-08-21 08:22:05 】 【 來源:中國法院網 】

  【案情】

  

  快遞員謝某在某快遞公司負責某快遞公司的縣城區域內的快遞配送工作。2019年3月6日下午,謝某在配送包裹的過程中,將自己經手配送的一個外有“ipad”標志、內有一部ipad pro的快遞包裹秘密竊走。3月8日上午,謝某又故技重施,拆開包裹,將包裹內的機械鍵盤據為己有。之后,謝某還曾多次拆開包裹竊走包裹內部財物。經統計,財物金額累計2萬余元。

  

  【分歧】

  

  謝某作為快遞公司的工作人員,在工作過程中,將快遞包裹里的財物多次取走的行為如何定性?存在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謝某沒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其行為構成盜竊罪。理由在于,謝某取走該包裹時,該包裹并不處于其經手、管理過程中。在本案中,謝某根據其工作要求,僅僅在短時間內“握有”財物,或財物僅僅從其手中過一下,其并無法律意義上占有、控制、持有財物的意思和行為。應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第二種意見認為,謝某雖利用了職務上的便利,竊取包裹內的財物,其行為屬于職務侵占行為,但不構成犯罪。理由是謝某系該單位的員工,且其工作就是配送快遞包裹,利用經手本單位財物的職務之便,其行為應屬職務侵占性質,但根據最新司法解釋,因侵占的財物價值未達到職務侵占罪數額較大的定罪起點6萬元,所以謝某依法不應以犯罪論處。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對于快遞員竊取型侵財犯罪,應區分不同業務環節分別處理。對收寄、派送環節中的竊取型侵財犯罪一般在不考慮定罪數額的情況下應認定為職務侵占罪。因為,根據快遞業務的特點,在收寄、派送環節中,快遞企業雖然通過網絡云端信息對快件狀態有一定的了解,但支配控制權相對較弱,相比之下,收寄、派送的快遞員對其快件享有有絕對的支配控制。此時,快遞企業與快遞員實則存在一個以工作職責的形式委托“保管”快件的合同。由此可見,這些環節的快遞員基于職務占有了快件,如果侵吞快件,應屬于職務侵占行為。

  

  而在本案中,快遞員謝某負責的是快遞公司縣城區域內的快遞配送工作,對其派送的快遞享有絕對支配控制權,其行為應屬職務侵占性質。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三萬元以上不滿二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較大”,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第十一條 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規定的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第二百七十一條規定的職務侵占罪中的“數額較大”“數額巨大”的數額起點,按照本解釋關于受賄罪、貪污罪相對應的數額標準規定的二倍、五倍執行”。即職務侵占罪的定罪標準為6萬元,謝某未達到職務侵占罪數額較大的起點,依法不應以犯罪論處。


編輯:滿新液

廣安長安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826—2348261 |

蜀ICP備18019173號-1 廣安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廣安市公園街1號市委政法委 郵編:638500

湖北快3开奖l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