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法學研究 >
如何正確界定收贓者的“主觀明知”
www.gzppmd.live 】 【 2019-09-11 09:04:21 】 【 來源:檢察日報 】

  刑法第312條規定,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是指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而予以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的行為。伴隨著盜竊、搶劫等上游犯罪多發易發,作為下游犯罪的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亦隨之高發,不僅嚴重侵犯了群眾的財產權益,還擾亂了正常交易秩序。司法實踐中,該類犯罪中交易雙方往往心照不宣,特別是在一對一交易的情況下,在趨利避害本能的驅使下,銷贓者往往不會主動說明提供的物品是贓物,而收贓者多數也拒不承認“明知”是贓物。在此情形下,如何正確界定收贓者的主觀明知,頗有難度,也是司法辦案人員面臨的難點和困惑。

  

  關于明知的理解。根據刑法第312條罪狀表述,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所得收益罪主觀方面必須是明知。如果不能認定行為人主觀明知,即使其實施了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售等相應行為,亦不構成該罪。需要注意的是,對明知內容的要求不能過于苛刻,否則不利于打擊該類犯罪和保護群眾財產。只要犯罪嫌疑人認識到行為對象可能是贓物即可,無需認識到是何種犯罪所得,有何價值。

  

  明知的審查認定可分為犯罪嫌疑人自認明知和推定明知兩種情形。自認明知,是指犯罪嫌疑人口供中明確供述其知道是從事何種犯罪,對犯罪意圖、行為對象等有清楚認識。在犯罪嫌疑人拒不認罪,也沒有其他直接指向其主觀明知的情況下,司法實踐中采取推定明知的方法解決主觀明知認定難的問題。推定明知的運用,是根據已知案件事實,運用邏輯推理、經驗法則以及社會常識,綜合研判得出行為人明知的結論。關于推定明知的運用,須結合具體案情的不同情形全面分析判斷,不能一概而論。

  

  犯罪對象為機動車的,可以直接依據司法解釋關于“明知”規定予以認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關于依法查處盜竊、搶劫機動車案件的規定》第17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視為應當知道,但有證據證明屬被蒙騙的除外:在非法的機動車交易場所和銷售單位購買的;機動車證件手續不全或者明顯違反規定的;機動車發動機號或者車架號有更改痕跡,沒有合法證明的;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購買機動車的。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與盜竊、搶劫、詐騙、搶奪機動車相關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涉及的機動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行為人主觀上屬于“明知”:一是沒有合法有效的來歷憑證;二是發動機號、車輛識別代號有明顯更改痕跡,沒有合法證明的。對于犯罪對象是機動車的,可以依據上述司法解釋之規定,結合案件具體情況,予以審查判斷分析。

  

  犯罪對象系非機動車的物品,則從以下方面綜合判斷犯罪嫌疑人是否明知:

  

  從交易的時間看。一般而言,對“明知”認識的程度,夜間收購大于白天收購。在深更半夜收購,盡管行為人矢口否認不知是贓物,也可以推定其主觀上對贓物性質認定度是較高的。如長期從事廢品回收業務的從業者,在凌晨2點收購他人二手電視機,也不問賣主身份和物品來歷,直接予以收購可以反映出主觀明知的認知程度。

  

  從交易的地點看。如查明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售地點是在隱秘的地點、偏遠地點,交易地點反常,具有隱蔽性,可以認定為明知是贓物。如按照交易習慣,往往是車主開車前往加油站進行加油,而行為人卻在路邊收購簡易大塑料桶裝汽油,有違正常交易習慣。

  

  從交易的價格看。盜竊、搶劫他人財物后,為了盡快脫手,往往以低于同類物品的市場價格銷贓。如果行為人無正當理由,收受物品的價格明顯低于市場價格的,就可作為判斷行為人明知贓物的一個重要因素。

  

  從交易的物品看。正常商品交易情況下,出賣方往往會提供正規的發票、配套的說明書等,物品保管較好。通過查看贓物是否有被盜的撬痕、涂改痕跡,有無正規發票交易手續等,可以作為考量行為人是否明知的因素。

  

  從銷贓者的從業經歷看。正規合法的銷售方具有合法營業資質,如沒有資質的從業者,銷售大量煙酒等行政許可經營的物品,可以作為判斷行為人明知贓物的因素。對于明知賣方曾因盜竊被行政處罰或刑事處罰過,仍收購其物品的,結合案件的其他證據,可以推定其主觀明知。

  

  從贓物的使用情況看。正規的商品交易,買方往往會公開合法地使用,不會遮遮掩掩;而贓物的后期使用,買方由于心虛,不會公開使用,往往選擇在偏遠區域或夜間等不易被發現的時候使用。如行為人收購一輛摩托車后,及時將該車輛轉移到異地偏遠山區,供親友使用,可以推斷其主觀明知。

  

  還需要注意的是,一方面,推定明知只有在沒有直接證據加以證明是明知的情況下才可運用,不宜無限擴大適用,更不得以推定方法代替調查取證。另一方面,推定明知的運用過程中,要注重行為人的反證和辯解,審查其反證成立或辯解合理,就不應推定其主觀明知。

  

  (作者單位:北京市門頭溝區人民檢察院)


編輯:滿新液

廣安長安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826—2348261 |

蜀ICP備18019173號-1 廣安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廣安市公園街1號市委政法委 郵編:638500

湖北快3开奖l结果